正北方网 > 新闻 > 悦读 > 正文

故人往事

作者:孙少山 责任编辑:何娟 2018-07-11 17:13:34 来源: 乌兰察布日报

  

爷爷有一把折叠小刀,镶嵌着骨头柄,烫着火红色的花纹,是我童年记忆中最漂亮的小刀。有一年,被舅爷——也就是爷爷的小舅子,借去了。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一般都不会很好,但爷爷和他的小舅子却相处得很亲密,直到我奶奶去世后仍旧常来常往。舅爷把小刀借去却再不见还回来,这就是小舅子和姐夫的微妙关系,小舅子总觉得姐夫的东西给他是理所应当,又不好意思直接找姐夫索要,就拐弯儿说是借用,但总想有借无还。当年,那样的一把小刀即便算不上传家宝也是很珍贵的,所以在舅爷借的时候爷爷心里就知道这小舅子“心怀叵测”,但又不能不借。

爷爷总想把小刀要回来,却又开不了口,于是就暗中嘱咐我说,明天你舅爷赶集来咱家,你就向他要那把小刀,就说那是你的,你要用。我那时很小,不知其中的奥秘,所以舅爷一到我们家我就上前如此这般地说了。舅爷是个很和蔼的老头儿,每次都笑着说下一集就给你带来。不记得爷爷嘱咐了几次,也不记得我鹦鹉学舌了几次,舅爷在一个大集日总算把小刀给带来了。但不是那一把,是一把铁柄的,说是那一把他弄丢了。也许他是心有所愧,他把这把小刀磨得飞快,比爷爷那把快多了。我用它削树枝,一下子把手削到,削得很深,血流如注,直到今天还隐约能看出那伤痕。我很喜欢这把小刀,爷爷却非常懊丧,他说,这把算什么东西!差得远了。但他永远也要不回那把了。

爷爷和他的小舅子,也就是我的舅爷,都是很聪明的人,他们俩还有一个共同嗜好——抽大烟。爷爷的父辈家境还行,爷爷又是独子,很娇惯,不觉就抽上大烟了。舅爷家是小地主,也是独子,更是家中的宝贝。那年代这种衣食无忧的年轻人,脑袋瓜儿又灵活的,很容易就走上邪路。当年中国的社会就是这样,不给年轻人以出路,凡是不能安分守己的大都会堕落。这种小地主出身的年轻人,抽大烟的结局就是卖地,崽卖爷地不心疼。爷爷大约很快就把祖宗传下的地卖得差不多了。恰好这时解放了,划成分时只给划成了中农。这是爷爷一生中最值得夸耀的一件事,好像他有先见之明似的。哈哈,要不是我抽大烟,你们,都是地主狗崽子啊。因为爷爷抽大烟,他的舅舅对他母亲说,你养这样的儿子,等着吧,死无葬身之地,连棺材都用不起!还好,爷爷的母亲去世时,还能买得起棺材,而且上了三道漆。他把舅舅叫来敲得棺材邦邦响,说,这不是棺材吗?

舅爷除了抽大烟还爱好锣鼓家什,现在应该叫打击乐吧?他请了个鼓佬在家里养着,专门教村里一帮小青年学习敲打。叮叮哐哐热闹非凡。这个鼓乐班子直到1949年以后还常到镇上演出。人们都很奇怪,这帮老东西是什么时候学得这么有板有眼的?这个鼓佬也抽大烟,舅爷除了自己抽还得供这师傅抽。因此家败得更快,解放时给划成了下中农,差点儿成了贫农。

爷爷和舅爷真心感谢共产党,他们都说,要不是解放了,他们都活不到六十岁。爷爷活到七十五岁,舅爷活到八十九岁,他们那一代人这都是大年纪了。舅爷没儿子,七十岁那年还和我一起出过夫,风尘仆仆在大道上拉车奔走,谁也想不到他曾经是个大烟鬼。

现在都说毒瘾戒不了,看来还是手段不到位。 

欢迎加入"99街"微信报料,微信公众号:nmg_99jee

新闻热线:0471-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

电话:0471-6635129 | E-mail:northnews@126.com

  • 人民空军,生日快乐!
  • 共享未来,进博会永不落幕!
  • 我心中的冬奥吉祥物
  • 小哥,请安全送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