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 新闻 > 历史 > 正文

恶魔的证据:侵华日军731部队历史罪证挖掘记

作者:米艾尼 责任编辑:郭正杰 2018-05-03 14:46:21 来源: 北京日报

侵华日军731部队罪证陈列馆内锅炉房遗址。

本月14日,日本国立公文书馆(相当于国家档案馆)公开了731部队留守名册中3607名成员的真实姓名。在二战结束七十多年后,这是在侵华战争期间罪行累累、恶名昭彰的731部队首次被披露成员名单。这份名单包括了几乎所有的731部队队员实名,是全面了解731部队构成的最珍贵资料。日本政府保管着详细的731部队档案一事也首次得到确认。

731部队研究的是被国际条约明令禁止的细菌战、毒气战,被用来做活体实验的,是大量中国人、朝鲜人和盟军战俘——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因为曾被用作这支恶魔部队的番号,“731”这个特定的数字组合出现的时候,总会散发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气息。

二战结束距今已七十余年,罪行累累的731部队,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审判,甚至在很长时间里被人为遮掩起来。几十年来,包括有良知的日本人在内的世界各国学者专家,不断挖掘、揭露731部队的种种罪证,却始终换不来日本政府对731部队罪行的认罪和忏悔。

挖掘731部队真相是一段崎岖曲折的长路。无论日本承不承认,真相就在那里,铁证如山。

731部队使用过的木质卷柜,卷柜上刻有“石井部队”字样。

躲过东京审判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在接下来的近三年时间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二战日本甲级战犯进行了审判。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松井石根等战争贩子被判处绞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但是,东京审判被告席上的28名甲级战犯,没有一个人对731部队的罪行负责。731部队的所有成员,没有一个人被起诉、审判,甚至在东京审判的整个过程中,都没有提及“日军731部队”。

唯一的一次,731部队最令人发指的行径——“活人人体试验”,在法庭上被一位美国法官偶然提及,却点到即止,含糊而过。

1946年8月29日,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美国法官沙顿宣读《南京地方法院监察处关于敌人罪行的调查报道》,其中提到:“敌方多摩部队把擒获的平民运到医学实验室去实验传染血清的效能。这个部队是最秘密的组织之一,该部队所杀害的人数是无法确认查明的。”

法庭主席问:“您不想再提供我们一些关于所谓在实验室内实验毒血清效能的证据吗?”

沙顿却说:“此刻我们不想拿出关于本问题的补充证据……”

在汗牛充栋的东京审判历史资料中,再也找不到任何与“活人人体试验”相关的继续追问。美国法官“不想拿出”补充证据的措辞,现在读来,引人深思。

沙顿提到的多摩部队,是侵华日军在华北、华中、华南的三大细菌部队之一,但是相对于关东军下属的731部队,可谓是“小巫见大巫”。731部队是日军细菌部队的鼻祖,产下了一众徒子徒孙。

多摩部队本部设于南京,对外称华东派遣军防疫给水部。

在侵华日军的作战体系中,每一个方面军均设有防疫给水部本部,每一个师团设有防疫给水部,另外,每个防疫给水本部还设有支部。这些“某某防疫给水部”,都有一个统一的名称——“石井机关”。“石井”指的就是731部队的部队长石井四郎。

石井四郎曾发明一套战场净水装置,在日军中应用广泛,不但在侵华战争中,在太平洋战争后期,孤岛之上的日军之所以能负隅顽抗,这套净水装置发挥了很大作用。

这些挂着“某某防疫给水部”羊头的日军部队,从石井四郎和731部队那里学到的远远不止战场净水装置,它们真实的作用,是研究和实施细菌战。

731部队成立于1932年,为掩人耳目,先后叫过“加茂部队”(取自石井四郎家乡)、“东乡部队”(石井四郎偶像东乡平八郎)、“满洲第六五九部队”、“满洲二五二零二部队”等名字,对外则一直称“关东军防疫给水总部”。

这支盘踞在中国东北哈尔滨平房区的恶魔军队,在日本的侵略计划中占有重要地位。日本军队里甚至流传着“小小的哈尔滨,大大的平房”的说法。

731部队的本部基地中关押着大量俘虏,主要是中国人、朝鲜人和苏联人,其中中国人占了绝大多数。他们中有一些是投身抗日的战士,有一些是被判定为苏联间谍的情报人员,还有许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女儿童。

当一个人进入了731部队的监牢,在那些冷血恶魔的眼里,就不再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只是一个个还有生命体征的“马路大”(日语意为“圆木”,引申意为“试验品”)。他们的价值,只是被用来观察在注射细菌、病毒之后,身体一步步被吞噬的过程,直到痛苦地死去。他们的尸体最终会被焚烧,毫尘不剩。

令人发指的人活体实验,远不止这一种。冻伤实验、毒气实验、灭压实验、活体解剖这些听名字就让人不寒而栗的反人类实验,在当年平房区731部队发生了无数次。3000至10000人死于731部队的活体实验。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细菌战在国际法中被明确禁止,日军对此心知肚明。进行反人道、违反国际法的细菌战研究,自然极尽隐秘。

731部队基地最初建设在黑龙江省五常县背荫河,1935年迁至哈尔滨平房地区,圈定6平方公里范围营建细菌部队的设施。这是一项极为保密的巨大、综合性的工程,4个日本建设株式会社历时两年多才告完成。

731部队本部设施区内至少建有76栋建筑,其中指挥中枢所在的“四方楼”,占地约为l5000平方米,内有各种细菌研究室、可供全年使用的冻伤实验室、监狱、解剖室等,还有处理人体和动物尸骸的3个焚尸炉。

以731部队本部为核心,关东军划出了6平方公里的“特别军事区”,把这里变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杀人魔窟。

731部队为恶作孽的十余年,一直处在侵华日军的高度保密之下。1942年4月,中国就向全世界公布了日军在中国进行细菌战的书面报告,但那时也不知道731部队是细菌战的幕后黑手。

1945年8月,苏联对日宣战,出兵我国东北。关东军兵败如山倒。石井四郎于8月10日率部仓皇撤回日本。在撤退前,为掩盖其罪行,石井四郎下令炸毁所有主要建筑物,烧毁大部分绝密资料,并集体屠杀当时特设监狱里尚存的300多名“马路大”。

731部队的秘密,似乎要在巨大的爆炸声中湮灭。

但是,侵华日军对731部队处心积虑的保密工作,并非它逃过东京审判的真正原因。事实上,在东京审判之前,美国对731部队的罪恶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

1945年12月,逃回日本老家的石井四郎被美军情报人员抓获。他是日军实施细菌战的直接责任人,731部队总指挥,日本陆军中将,无论是罪行、职务、军衔,都足以将他推上东京审判的被告席。

然而,石井四郎最终逃脱了审判。不只是他,731部队绝大部分的核心人员、研究人员,在战后都安全地回到了日本,甚至继续在日本的学校、医院、企业等部门任职。这些昔日的“杀人魔头”,洗掉手上的淋淋鲜血,改头换面,又成了日本社会中的“精英分子”。石井四郎经营了一家诊所,直到1959年患病去世。

他们制造的那些残忍、恐怖的历史,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

欢迎加入"99街"微信报料,微信公众号:nmg_99jee

新闻热线:0471-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

电话:0471-6635129 | E-mail:northnews@126.com

  • 呼和浩特旅行攻略
  • 鄂尔多斯东街的井盖子又冒出来了!
  • 好好树就被拔了
  • 小黑河呼伦桥上的大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