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 新闻 > 内蒙古新闻 > 要闻 > 正文

【焦点】“医保控费第一枪”得有个“靶心”

作者: 责任编辑:张雨婷 2018-01-11 15:33:43 来源: 正北方网综合

医保控费打响2018年医改“第一枪” 多地启动按病种收费 医保改革渐入深水区

作为医改重头戏之一,医保控费开始打响2018年医改“第一枪”。近日广西、浙江、四川、河南等多个省份密集发布扩大按病种收付费范围的通知。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全国近三分之二省份已经实施或正试点实施按病种收费。业内人士表示,这一变化意味着我国医改正迈出实质性一步。

按病种收费,即从患者入院,按病种治疗管理流程接受规范化诊疗,达到临床疗效标准后出院,整个过程中发生的诊断、治疗、手术等各项费用,都一次性打包收费。医院按此标准收费,医保基金和参保患者按规定比例付费。

2017年以来,支持按病种付费利好政策不断出台。2017年初国家发改委、卫计委、人社部三部委联合下发《关于推进按病种收费工作的通知》。2017年年中,国务院办公厅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基本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要求从2017年起,全面推行以按病种付费为主的多元复合式医保支付方式。2017年底,安徽、山西等多个省份陆续出台政策,按病种付费试点范围扩展明显提速,进入2018年,各省推进速度更是大大加快。

从各省目前落实情况来看,推出的看病“打包”套餐均覆盖百余病种,且多为常见病。“按病种收费有利于患者,可降低患者看病负担,同时对治疗费用也能提前预知。”山东已试行按病种收费的某公立医院医生对记者表示,以急性单纯性阑尾炎为例,此前济南公立三甲医院的治疗费多在12000元以下浮动,而按病种收费则降到了一万元。

国家卫计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顾雪非认为,医保管理部门通过改革支付方式,实施按床日、按病种、总额预付等多种综合付费方式,原则是“结余留用,超支合理分担”,目的是为了提高基金使用效率,希望医院在保证医疗质量的情况下主动控费,实现医保的可持续发展。

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中心主任朱恒鹏认为,当前的问题是,在提高医疗服务收费和降低药品费用之间陷入死结从而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在医疗服务价格没有提高之前,无法有效地降低医院的药品费用和检查收费,否则医院将无法生存。但是在医院药品费用没有切实下降之前,政府部门又不敢提高医疗服务价格,担心导致医疗费用进一步上涨。

随着深度老龄社会的步步逼近,收少支多将成为医保基金的新常态。事实上,目前对于医保部门而言,开源空间并不大,费用控制也就成了医改一条必经之路。

朱恒鹏表示,在全民医保条件下,相当比例的看病费用由医保机构来支付,为避免医患双方的过度医疗倾向,应该尽可能避免按照服务项目进行支付的付费方式,而采取其他一系列更为科学的付费模式。国内部分地区的试点也取得了显著的成效。比如,城乡居民医保和城镇职工医保门诊付费可以尝试采取按人头付费的制度,住院付费可以采取总额预付和按病种付费相结合的制度。这些制度能够有效地缓解过度用药和过度检查现象。

医保控费须合理分担费用

医保控费源于医保收入有限与人民群众对医疗服务需求不断增长的矛盾,在医保基金供给总量适度增长的同时,大力提升医疗服务的质量和效益,更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是医保控费的本质。

医保控费,控的是医疗机构的费用总额,不针对群众个体。医保控费不是不让群众用好药、享受优质服务,而是要求医疗机构加强技术和管理,减少费效比不高的辅助用药、超常规用药和高值医用耗材,降低单项医疗成本,在保证质量的同时将医疗总费用降下来,这是可行的,也是合理的。当前,个别医疗机构不从机制体制入手,不敢动既得利益者的“奶酪”,简单地将任务分到科室,科室分给医生,医生又将控费压力转到患者身上,将深化医改的好经念成了“紧箍咒”。一些监管部门平时不管不查,美其名曰“只要结果不管过程”,年底发现要超标了,才仓促发声、突击发文、突击检查,既无法挽回已造成的基金损失,又给群众造成不便。

医保控费离不开群众支持,必须坚持合理的费用分担机制,让群众参与控费。如果一味强调提高待遇,不考虑医保基金承受能力,将各类昂贵的药品和医用耗材塞入医保范围,将医疗保险福利化,造成治病花了多少钱与个人无关,就会削弱群众参与控制医疗费用、节约医保基金的动力,必定不可持续。

推动医保控费要结合推进医改来实施,保障医生的合理收入。医疗、医保、医药政策必须联动,以药补医机制必须彻底破除。当体现医生技术价值的医疗服务价格合理了,当医生的收入与医院药品、耗材、大型检查等业务收入不再挂钩了,让医生积极推动“花小钱治大病”就不难实现。

作为监管部门,抓医保控费必须常态化。年初要有明确任务目标,要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实时监控监测,定期调度检查,将医疗费用在一定范围排序公开,让不合理费用较高的单位和个人及时“出出汗”,防止酿成“大病”。

【社论】医保控费,不能耽搁群众看病

年末将至,不少自媒体发布关于“多地医院年底严控医疗费、停用部分耗材”消息,引发关注。国家卫计委相关专家和学者近日受访时回应,所谓“年底突击控费”只是个别医院所为,并非普遍现象。

面对传言,权威部门的及时回应,有廓清迷雾、以正视听之效。但反过来说,尽管只是个别医院所为,也证明“年底突击控费”在某些地方确实存在。不独此次被提及的四川、贵州等地,数年前就有媒体报道,北京部分基层医疗机构控制开出医保药品,原因是“每到年末,医保额度的压力都很大。”

要彻底纾解公众焦虑,需厘清公众特别是广大患者最关心的问题。比如,药价、耗材价格虚高长期存在,为何到年底才想起控费?如果控费确是为了“切实减轻群众看病就医负担,确保医保基金可持续”,相关医疗机构更应未雨绸缪,合理安排好额度,提前做好答疑解惑。

对医保控费,公众无需过于敏感。控费政策本是国家层面早已形成的制度安排,2015年国办印发的《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与2016年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中,均有相应表述。其初衷,正是为了让医疗费用增幅保持合理水平,量入为出,增强医保政策的可持续性。

师出虽有名,但在执行中会不会变形,乃至变异?如果该控的没有控,不该控的却控了,成本和代价只能转嫁给患者。还需注意的是,在“不控费就问责”的巨大压力下,某些医院会不会层层加码,索性将不该控的救命药、救命耗材也一并控了?

早在五年前,人社部、财政部、卫生部就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基本医疗保险付费总额控制的意见》,其中提出:“确保总额控制实施前后医疗服务水平不降低、质量有保障”,明确了控费的前提:不降低医疗服务水平。换句话说,医保控费,不能耽搁、影响群众正常看病,不能出现“今年的额度用完了,要看病下个月再来”的尴尬。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去年8月,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明确提出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日前,《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首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其中明确提出,“国家和社会依法实现、保护和尊重公民的健康权。”“公民有依法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权利和义务”。

不难看出,无论控不控费、怎么控费,应优先保障患者的健康权、生命权,不能让病情为“数目字管理”让路。

当前,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已到了“啃硬骨头”的攻坚期。医保控费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能不推行,又不可推行过激。从分级诊疗制度到现代医院管理制度,从全民医保制度到药品供应保障制度,再到综合监管制度,只有这些最基本的医疗卫生制度建设均能实现突破,控费才能赢得民意支撑,也才能真正实现初衷。

(稿源:综合中国经济网、《光明日报》、澎湃新闻)

欢迎加入"99街"微信报料,微信公众号:nmg_99jee

新闻热线:0471-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

电话:0471-6635129 | E-mail:northnews@126.com

  • 呼和浩特旅行攻略
  • 鄂尔多斯东街的井盖子又冒出来了!
  • 好好树就被拔了
  • 小黑河呼伦桥上的大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