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 新闻 > 悦读 > 正文

你担心机器抢人饭碗吗

作者:王尔山 责任编辑:付晓娟 2017-11-13 09:24:27 来源: 文汇报

其实我更想说,会有这担心、担心机器抢人饭碗的人,骨子里可能都是乐观主义者,起码,比我乐观。

为什么这么说?

首先,他们只看机器可能取代某些目前由人来完成的工作的说法,却不会在意,那些“说法”都是有前提的。比如,某报告总结了一些容易被自动化取代的工作的特点,其中之一是具有可预见性。举例,户外伐木工作的可预见性,就低于装配生产线的工作,后者很显然就是不断重复,恨不得每套动作都做得一模一样,因此,尽管同属体力活儿,装配流水线的工作就有78%会被机器取代,而户外伐木的工作只有25%会被取代。别问这两个百分数是怎么来的,反正我们的专家算出来了。

为什么这些人选择不看前提? 就是因为他们很乐观,坚信人有能力造出像人一样的机器,可以取代人去完成一些工作,哪怕今天还不行,还只能做一小部分工作,甚至,还算不上工作,只是工作的一小部分环节,但是明天后天大后天总有一天可以做到。

对人类能力感到乐观,也是对作为人类一员的自己感觉良好。

这样的人好像一直都不缺。

比如,多年以前,在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人工智能) 这个术语出现几年后,1964到1966年,就有科学家写过聊天机器人程序,名为Eliza,其中一个“人设”是Doctor,原理是先确定一套规则,让机器按规则根据用户输入的句子进行回应,造成听得懂的假象。之所以说是假象,是因为科学家自己也说了,它其实没听懂,而是通过反馈一些开放而含糊的话,设法让用户以为它真的在倾听。

像这样:

用户:我男朋友让我来的。机器:你男朋友让你来的?用户:他说我情绪低落。

机器:我很难过,听到你说你情绪低落。

用户:是真的。我很不开心。

机器:你觉得到这里来能让你变开心?

又或是这样:

用户:最近觉得很不开心。

机器:你常常觉得很不开心吗?

用户:是的,但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自己开心起来。

机器:为什么你不知道怎样才能让自 己开心起来?

用户:你能给我说说吗?机器:那我就来说说。用户:跟我说说吧。

机器:你能说具体一点吗?

用户:不能,我就是觉得不开心。也许我是在担心什么事情。

机器:你这样担心有多久了?用户:两星期。机器:说下去。

用户:我需要你的帮助。

机器:为什么你会需要我的帮助?如果看英文原文,还会看得更清楚一些,关于这机器怎样抓住一些重点词汇进行重复,变成它的回应。

但就是这么简单的设计,却得到了大量的好评,许多用户坚信自己就是在跟人类医生说话,并且,跟这位医生聊完出来,自己的状况大有好转。

最终,这程序不仅带上“人工智能”和“聊天机器人”这样一些计算机科学领域标签传世,还多了一个跨界标签,就是Eliza效应,用于描述下意识愿意将机器行为与人类行为等同起来的倾向。

这就成了俄罗斯套娃,因为Eliza这名字源于另一个故事,里面也有一个效应,这就是萧伯纳名作 《皮格马利翁》,科学家说他的聊天机器人就像女主角Eliza,出身下层社会的卖花女,可以通过接受语言学家的训练而掌握上层社会的言谈风度,谁也看不出破绽。

而萧伯纳的灵感又源于希腊神话,说的是国王皮格马利翁爱上了自己精心雕刻的少女雕像,爱得如此入迷,最终感动了天神,决定赋予少女生命,两人得以喜结良缘。从那时就有了“皮格马利翁效应”,描述人们会不自觉地接受自己喜欢、钦佩、信任和崇拜的人的影响和暗示,“说你行,你就行”。

这故事就变成,先是科学家将自己设计的聊天机器人命名为Eliza,“拔高”这个设计,因为这机器并不能像戏中女主角那样从语言学家那儿学会另一套说话方式;同时,在用户这边,好像与科学家心有灵犀一般,也出现了“拔高”的印象,用户愿意相信这机器就是听得懂他们的话,尽管它其实听不懂,并且科学家也把程序公开发表了。

有没有可能,他们愿意“高看”的,其实都是人类的能力,期待尽快达成目标,从而让他们作为人类的一员也与有荣焉?

此处适合加画外音:大师萧伯纳早已洞悉了一切,或者说,一切都没逃出古希腊智者的预计。

也是在这时,我会觉得,担心机器抢人饭碗的人,他们真正想知道的,是不是还要多久我才能自豪地说我们已经掌握造“人”秘诀,可以按需定制?(生娃这事儿还有很大一部分属于人类迄今未解之谜,还不能“定制”。)

在他们看来,这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这还不算乐观,我还有第二个理由:人类迈向老龄化社会的现实,也被他们选择无视了。

我们面临的老龄化挑战有多严峻?外国有报告说,从2010年到2050年,在我国,每100位适龄劳动者要分担抚养的老人和小孩,从36人变成63人。

看完这组数据,我的第一反应是,赶紧先来100个机器人,让那宝贵的100个人类劳动者可以指挥这些机器人,先将劳动者的总数加倍,变成200,这样看起来才比较“正常”,比较不那么压力山大。

因为我不是乐观主义者。

反过来,能在人工智能技术尚未足够发达而人类已经加速迈向老龄化这两个现实条件前后夹击之下依然选择担心机器抢饭碗的人,可不就是乐观主义者么,他们相信人类能抢先造出机器人、然后一切继续尽在掌握。

———下一次要测试对方是不是乐观主义者,估计可以加一个问题:你担心机器抢人饭碗吗?

欢迎加入"99街"微信报料,微信公众号:nmg_99jee

新闻热线:0471-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

电话:0471-6635129 | E-mail:northnews@126.com

  • 呼和浩特旅行攻略
  • 鄂尔多斯东街的井盖子又冒出来了!
  • 好好树就被拔了
  • 小黑河呼伦桥上的大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