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 新闻 > 盟市新闻 > 阿拉善新闻 > 正文

阿拉善的东归英雄——土尔扈特蒙古族

作者: 责任编辑:张雨婷 2017-08-10 10:05:03 来源: 阿拉善日报

阿拉布珠尔东归

1698年,阿拉布珠尔率属部500人从伏尔加河流域启程,先赴西藏,后栖党色尔腾,终定居于额济纳河流域——形成了额济纳土尔扈特部。

阿拉布珠尔是生活在伏尔加河流域土尔扈特汗国阿玉奇汗兄长纳扎尔玛穆特之子,是土尔扈特部始祖翁罕的第13代孙。1698年(康熙三十七年),阿玉奇汗派阿拉布珠尔率部众及精兵500人,以熬茶礼佛之名,从伏尔加河流域启程,前往西藏参拜。翌年,便派人进京谒见康熙皇帝。其间准噶尔汗国日益扩张侵扰,清廷出兵征讨。1716年,阿拉布珠尔请命出征,获准后,遂亲率500精兵配合清军征讨准部噶尔丹。同年,阿拉布珠尔去世,长子丹忠袭位,丹忠后又率部协同清军再次征讨噶尔丹。因该部英勇善战,战功显赫,为嘉其功,1729年(雍正七年),丹忠由贝子晋升为多罗贝勒。该部于1731年(雍正九年)寻定牧于额济纳河流域,1740年(乾隆五年)丹忠卒,长子罗卜藏达尔扎袭位。1753年(乾隆十八年),清廷将其编为独立旗,授给扎萨克印(扎萨克即旗长,始称额济纳旧土尔扈特旗,因其回归后地位特殊且建有战功等原因,既不在外57旗之列,又不在内49旗之列,而是直属清廷理藩院所辖,受陕甘总督节制,故称“特别旗”,又因额济纳旗的土尔扈特蒙古族是土尔扈特部万里东归的先驱,故称“旧土尔扈特部”

塔旺嘉布起义

额济纳旗旧土尔扈特旗扎萨克郡王、旗防守司令部中将塔旺嘉布出生于清朝末年,在中华民国时期袭位执政又在社会主义时期工作。虽然他出身于贵族上层,身居旗军政最高统治位置,可在他身上从来没有过贵族官老爷的那种残暴和傲慢作风,而是为人正直,忠厚坦白,嫉恶从善,不分官员还是平民百姓均能以礼相待和气交往。在青年时期,他还拉骆驼运过粮食。袭位后,他仍时常在牧民中间走动,也不计较穷富,碰上哪一家就在那一家吃住,同他们畅谈交友。因此,旗人都昵称他为“赛阿哈”(好兄弟的意思)。

1949年,国内局势发生了巨大变化。正是在这个时候,塔旺嘉布通过报刊、广播及下属耳目清楚地了解到在各个战场上国民党军队主力已被歼灭,一些地方军政人员纷纷起义迎接和平解放的消息。

塔旺嘉布等上层贵族,已经认识到,只有摆脱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才是光明的出路。于是,他们在知友之间交换看法,征得大家的意见,此间还收到了阿拉善旗达理札雅(王爷)所发出的宣告起义、接受和平解放的通电,至此,塔旺嘉布在国内外革命形势的推动下,于1949年年9月亲自召集地方军政要员会议,统一认识,具体商讨和平起义大计,通过了脱离广州国民党政府、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决议。会后,让李正德草拟通电电文,于1949年9月27日通过已就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阿拉善特别旗主席的达理札雅向银川的解放军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转交通电,并请代呈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与此同时,采取积极妥善措施,委派张宏林、达瓦、塔斯木3人前往酒泉接洽具体商定起义事宜,受到酒泉当地政府及驻军领导同志的热情接待,返回旗时,政府派白万治作为代表随同前来额济纳旗协助工作。在庆祝额济纳旗和平解放大会上,塔旺嘉布就任额济纳旗政府主席。

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以塔旺嘉布为首的额济纳旗新政府,自诞生之日起就显示了自己的活力和威力,真心实意地、无私地为人民的利益奋斗了。

额济纳人民“三易旗府”

一棵粗壮的胡杨树干上,悬挂着金底黑字的牌匾:额济纳旗党政机关旧址宝日乌拉。这是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荒凉寂寞里掩藏着波澜壮阔的奉献故事。在宝日乌拉以南约10公里处,就是举世闻名的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又称东风航天城。

曾经,这片水草丰美的沙漠绿洲,沙鸥翔集、锦鳞游弋,是游牧生活的乐园。自1958年起,它的意义却超越了寻常的人间烟火。经过综合考证,中央作出在此建设导弹试验靶场的决定,人民解放军新组建的试验基地部队进驻宝日乌拉以南地带。为国防建设需要,额济纳旗政府机关、苏木单位及两个苏木260户1400多人都要搬迁,同时搬迁的还有当地最大的寺庙--江其纳木德令寺,以及70381头牲畜。

“部队派车拉走了老人、孩子和行李。我们拆了房子,收拾细软,牵着骆驼、毛驴,赶着牛羊,离开了家。骆驼和毛驴的蹄掌都磨破了,就不断用布和皮子包裹。”76岁的老牧民南斯勒玛回忆说,最难的是缺水,有时走10多天也遇不上一口井。大家只好不洗脸,风餐露宿,蓬头垢面。

人们按计划到了140公里外的古日乃,用红柳扎羊圈,用芦苇捆儿围房子,挖地坑躲避沙尘和寒冷。临时搭建的蒙古包,四面透风,炉火的能量显得微不足道。“那年冬天很冷,很多羊都冻死了。”南斯勒玛说。

恶劣的生存环境出乎意料,4年后,大家不得不再次出发,去往中蒙边界马鬃山寻找适合的家园。马和骆驼常常被冻死,或者被狼咬死,人和牲畜仍旧无法适应。1966年,牧民们再度搬到赛汉陶来苏木,留在了这个宜居宜牧的新地方。

这就是额济纳人民“三易旗府”的佳话。据额济纳旗博物馆资料显示,理论上搬迁工作于当年9月结束,实则断断续续进行了8年,辗转跋涉了700多公里。期间百余人去世,以老人幼儿为主。

岁月无情,记忆仍有温度。当年,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开创者聂荣臻元帅多次饱含深情地说:额济纳旗人民为国防建设做出了巨大牺牲,有机会一定要回报。今天,额济纳人民会自豪地应答:祖国航天事业的飞速发展,就是对我们最好的回报!

欢迎加入"99街"微信报料,微信公众号:nmg_99jee

新闻热线:0471-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

电话:0471-6635129 | E-mail:northnews@126.com

  • 呼和浩特旅行攻略
  • 鄂尔多斯东街的井盖子又冒出来了!
  • 好好树就被拔了
  • 小黑河呼伦桥上的大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