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 新闻 > 盟市新闻 > 包头新闻 > 正文

用真情拯救染毒的灵魂

作者:王祯 责任编辑:SUNY 2017-07-17 09:49:14 来源: 包头日报

强制隔离戒毒所,一个听上去很神秘的地方,普通市民甚至都不知道它的准确位置,实际上,也没有人愿意与这里发生联系。一个吸毒人员的背后,是一个甚至数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在距离市区十几公里之外的北郊大青山脚下,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处在闹市之外,却又在“风暴漩涡”的中心,强制戒毒人员在这里学习、戒治、习艺、康复,一批批扎根在这里的民警默默付出,时刻警惕着随时可能出现的紧急情况。

基础设施落后、工作难度大、警力严重不足、民警平均年龄偏大、建管矛盾突出……面对种种困难,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及时调整工作思路,根据戒毒人员既是违法者、又是受害者和特殊病人这一特殊身份,遵循以人为本、科学戒治、综合戒毒、关怀救治的原则,对戒毒人员施行“依法、严格、科学、文明”的管理,克服重重困难,教育挽救了大量吸毒成瘾人员,为包头市社会稳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神秘的地方

从包头市区出发,向北上110国道后再一路向西,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就坐落在大青山脚下。如果不是所里组织戒毒人员亲属探访,高墙内的戒毒人员生活区寂静严肃,无不显示着这是一处神秘的所在。

但是在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五大队大队长李罡眼里,这里再熟悉不过了,他所熟悉的,不仅有环境,还有每天需要做的工作。这里工作的民警实行三班倒模式,正班24小时,副班12小时,然后可以休息一天,每天上班第一件事是交接班,排查隐患,然后带领戒毒人员上课、生产习艺,晚上还要进行戒毒人员日常考核,个别谈话,睡觉时查房确认人数无误还要回办公室值班,随时准备处置突发情况。

“吸毒人员强制戒毒,3—6个月在公安戒毒所进行生理脱毒,然后送到我们这里来进行身心康复、回归社会的强制隔离戒毒,期限为2年。”李罡介绍,目前因为民警数量、基础设施等因素限制,收治压力非常大,另外吸毒人员大多是多次“进宫”,最多的有十多次,吸毒人员年龄增大、身体状况不一,加上打架斗殴等未知风险和突发事件较多,民警工作压力巨大。“在这里,民警既要操心戒毒人员的教育管理、康复锻炼问题,又要关注戒毒人员的病情诊疗、情绪变化,民警工作烦琐杂乱,职业风险很大。”

今年2月份,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收治了一批吸毒人员,其中两名戒毒人员抗拒教育戒治,不受约束,给民警的管教工作带来极大地挑战。“民警的管理难度大,不能打骂体罚戒毒人员,对可能发生逃跑、自伤、自残或者实施其他危害行为的戒毒人员可以采取使用束缚带等保护性约束措施,对严重扰乱所内秩序等危险行为的戒毒人员实行单独管理,但更多的工作手段是谈话做工作,进行心理辅导,引导戒毒人员服从管理,积极戒治。”李罡说。

笔者采访了解到,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前身为包头市劳动教养管理所,创建于1983年。2008年9月8日增挂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二所,开始收治强制隔离戒毒人员。2013年12月28日,劳教制度废止后,场所正式更名为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全面收治强制隔离戒毒人员,主要担负着全市及少量外省籍戒毒人员的收治任务,收治已在包头市公安局戒毒所接受生理脱毒3-6个月的戒毒人员,是自治区收治人数较多的场所之一。

近年来,受国际、国内大环境的影响,传统类的海洛因毒品屡禁不止,新型毒品来势迅猛,且有蔓延扩散、向低龄化发展之势,禁毒斗争形式不容乐观,吸毒人员不仅危害自身健康,还危害家庭、危害社会。鉴于当期的禁毒斗争形势,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场所设施已使用30多年,且当时建设标准是依据劳教职能设计建造的,设施建设的滞后已经成为制约强制隔离戒毒工作发展的瓶颈。

因此,在自治区、包头市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下,总建筑面积88870平方米的新建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建设项目,取得立项批复,分两期进行建设。一期工程已列入国家发改委“十三五”政法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包头市2017年957个亿元以上重点项目,建设规模为4万平方米,包括6栋戒毒人员宿舍楼、1栋食堂、1栋警戒护卫楼、3栋习艺生产车间及其他附属用房。目前,一期工程已陆续投入使用。二期工程建设规模为4.887万平方米,建设内容包括剩余戒毒人员宿舍楼、戒毒医院、教学楼等。

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政委张维林介绍,毒品社会危害性太大,所以强制隔离戒毒工作意义重大,对社会的安全稳定、“两抢一盗”案件的减少和市民家庭稳定有着基础性意义。“之前因为民警数量、基础设施限制,收容人数有限,新项目建成后,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将成为功能齐备、设施齐全、环境优越、科学戒治的一流现代化戒毒场所,将进一步降低戒毒人员复吸率、减少戒毒人员的社会危害面,为包头市的禁毒工作做出新的贡献。”张维林政委说。

真情的付出

戒毒人员王某,是“二进宫”人员,在社会上吸毒、打架斗殴、偷摸盗窃,没钱时,常常向家里要钱,如果父母不给则经常恶语相加,有一次向哥哥要钱遭拒,王某将哥哥打得头破血流。在家里,王某成了没人能管得住的“霸王”,后来因为吸毒进入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入所后,王某仍然恶习不改,多次因打架而被单独管理,民警们都为此而苦恼不已,如何管教王某成了一道难题。

六大队民警张会文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挽救误入歧途的王某。为了摸清王某的脾气,他上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其谈话嘘寒问暖,慢慢拉近与王某之间的距离。有一次,张会文发现王某以前注射毒品时留下的伤口发生溃烂,就带着他及时到卫生队治疗。从此,督促他换药,成了张会文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即使是休班,他也要叮嘱其他民警给王某换药,张会文还亲自请教老中医,为他配制中药敷用,为了促使王某的伤口尽快愈合,张会文还买来牛奶、鸡蛋给他增加营养。经过张会文的精心调理,王某的伤口很快愈合了。这件事让王某非常感动,渐渐消除了对张会文的对立情绪。针对王某虚荣心强、脾气暴躁的性格特点,张会文采取冷处理的办法对其进行帮教,一旦发现他有微小的进步,就及时给予表扬和鼓励。

有一次,王某在宿舍内捡到一张所内超市购物卡,主动交给了值班民警,最后物归原主。张会文抓住这件事,在队内大张旗鼓地进行宣传和表扬,他在戒毒人员大会上说:“王某过去在社会上是见钱如命、为了吸毒偷摸盗窃的人,现在见到购物卡交还失主,这是他人生道路上的重大转折点,大家要学习他从灵魂深处改造自己人生观的坚定信念。”张会文真挚的表扬,打动了王某的心,他看到了信任,看到了不一样的人生前途,打消了继续破罐子破摔的念头。通过无数次这样艰辛细致地工作,王某走上了积极戒治的道路,还主动承担起打扫大院卫生的工作。张会文及时与王某的家人联系,向他们说了王某的转变和表现情况,王某的父亲不相信,决定亲自来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看看。会见时,面对伤透了心的亲人们,王某终于低下了头,痛哭流涕地深深忏悔,他的父亲也老泪纵横,那是欣喜的泪、感激的泪,老人从心底感激那些挽救他儿子的戒毒民警们。

而这,只是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以理服人、真情管教工作的一个缩影。

民警和戒毒人员组成一个特殊的大家庭,民警没有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这些戒毒人员,没有对他们置之不理任其自生自灭,而是把戒毒人员当作自己的亲人一般照顾。在拯救被毒魔侵蚀的灵魂的征途上,民警们义无反顾地付出心血、汗水,用亲人般的照料帮助他们战胜生理、心理上的疾病,锤炼他们的意志,鼓励他们重树生活的信心。

近年来,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将人性化管理理念渗透到场所管理工作中的每一个环节。在坚持戒毒人员一日生活制度基础上对新入所戒毒人员实施入所教育,使其尽快适应戒治生活。在戒毒人员中开展“一封家书”、“亲人给我一句话”亲情教育活动;关注少数民族的饮食,专门开辟窗口供应清真餐饮;高温时期,及时添置藿香正气水、风油精等防暑降温日常用品……通过一系列的人性化管理举措,极大地丰富了戒毒人员学习和生活内容,使其在轻松的氛围中重新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

特殊的医生

医者,妙手仁心,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卫生队医生的角色则更为特殊,虽然与普通医生一样都身着白大褂,但是他们面对的是特殊的病人——几乎都有疾病的吸毒人员。如何确保戒毒人员在所内的健康和安全,时刻考验着他们的医技、仁心!

2016年9月份的一天,一名戒毒人员吃饭时突然晕倒,被送到卫生队后症状消失与常人无异。李世雄诊断后凭借丰富的临床经验,力排众议,诊断为脑溢血,果断提出立即转诊的建议。经过市内医院的抢救,这名戒毒人员转危为安。救治的医生对此惊讶不已,如果不是准确的诊断得以及时救治,后果不堪设想。

“戒毒人员几乎都有疾病,有传染病的占30%,其余的都是心脏病、糖尿病、高血压、肺气肿等常见疾病患者,有的还有多种疾病,所以说我们要随时准备急救,基本上是24小时待命。”李世雄说。

李世雄1990年毕业于内蒙古医学院(现内蒙古医科大学),然后来到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工作,一干就是20多年。而他的同学如今大多数已经是科主任,甚至有的还当上了院长,只有李世雄默默无闻地工作在戒毒所的卫生队。同学们曾劝他调到大医院会有更好的前景,但是他却很坚定:认定了一条道就要走到底,这里需要我,戒毒人员需要我。

有一次,卫生队对刚入所戒毒人员检查身体时,有一名来自云南的彝族戒毒人员,护士为他抽血却怎么也找不到血管,李世雄接过那名戒毒人员,可是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情急之下他脱下了防护手套,徒手进行抽血,最终采到了那名戒毒人员的血样,可是李世雄的手上也沾满了那名戒毒人员的血。最终经过检验,那名戒毒人员患有乙肝,同事们都为李世雄捏了把汗,可他却笑着说:即使他真的把病传染给我,却防止了他在所内的传播,我觉得值!

更多的医生和护士,都在这样一条特殊的战线上默默无闻地服务着、坚守着。

辛勤的坚守

面对日趋严重的毒品犯罪形势,强制隔离戒毒担负着教育人、挽救人,减少社会犯罪率的重要责任。强制隔离戒毒意义重大,这是每一个戒毒所民警所深知的一点,用自己的坚守和付出,换取社会每一个家庭的安宁和社会的稳定,这是民警们工作的重要意义所在。

但是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身处城市郊区,交通不便,加上特殊的上班节奏,让个别新来的同事不堪忍受而离职,但是更多的人却选择了坚守。五大队55岁的戒毒民警杨禄就是选择坚守的一员,从1984年进入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工作以来,一直坚守在基层。

在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多进宫”的戒毒人员占到70%~80%,这些戒毒人员对所里的环境、戒毒民警都非常熟悉,但是民警不一定对他们的过去都熟悉。有一次,固阳县送来一名吸毒人员,戒毒三个月后,公安部门来到所里将其转捕,这时杨禄才知道,原来这名戒毒人员不仅吸毒,还有一起强奸案在身。“戒毒人员可能还有其他案底,所以不能单独考虑他们是戒毒人员,还要考虑暴动、打架、逃跑、自杀等突发情况,晚上睡觉都睡不好。”杨禄说,戒毒所民警没有休假、没有节假日,而他家里还有85岁高龄的父母需要照顾,儿女成长他也一直是缺位的。即便是这样,杨禄也没有放弃,没有后悔,依然兢兢业业、奉公职守,站好自己任上的每一班岗。

2015年6月25日,“四进宫”的高某再次来到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原本在铁路工作过的他,到这里却一直装病,谎称腰疼,走路也不好好走,更别说好好习艺矫治了。杨禄通过几次的谈话和摸底,结合戒毒人员班长、寝室长等辅助人员做工作,终于做通了高某的工作,虽然高某本身确实有疾病在身,但是不至于完全无法习艺矫治,现在高某每天能够接受基本矫治任务。

1972年出生的卫连党2004年从部队转业到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工作,在这个偏远的工作单位,一干就是13年。戒毒人员高某做疝气手术时,从术前检查到出院后的五天时间,卫连党不仅搬来自家的被褥,还亲自从家里熬粥带给病人吃,稳定了高某的情绪,源于这份感动,也因此得到高某的配合,做到了早日收所,确保整个过程的安全。就这样,从警十年多,因工作原因,他只休过一次父母探亲假,为此也没少忍受妻子的抱怨,但最终还是换来了妻子的理解和支持。

“戒毒人员是有期,而我们是无期。”在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里,这句戏谑的玩笑话,却是在这里工作的民警的真实生活写照。按照《住房城乡建设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批准发布〈强制隔离戒毒所建设标准的通知〉》有关“警察人数按核定收治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数量的20%测算”的要求,所里警力严重短缺,而且民警的年龄普遍偏大,平均年龄为51.2岁,绝大多数民警工作年限达到30年以上,且常年工作在戒毒一线,生活不规律,导致许多民警职工患有“三高”和心脑血管等疾病。“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我们工作的不容易。”包头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沈海秋说,民警的坚守和辛苦付出为包头社会治安稳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欢迎加入"99街"微信报料,微信公众号:nmg_99jee

新闻热线:0471-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

电话:0471-6635129 | E-mail:northnews@126.com

  • 呼和浩特旅行攻略
  • 鄂尔多斯东街的井盖子又冒出来了!
  • 好好树就被拔了
  • 小黑河呼伦桥上的大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