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 新闻 > 悦读 > 正文

独白者3:同行

作者: 责任编辑:郭正杰 2017-07-16 16:29:28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书名:《独白者3:同行》

作者:向 林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8月

开本:16

装帧形式:平装

定价:39.80元

ISBN:978-7-5594-0726-9

内容简介 

五起毫无关联的杀人悬案,被害者的死亡方式却异常相似,都是被一种细小尖锐的利器直刺心脏,瞬间毙命,凶手的整个作案过程十分诡异。沈跃怀疑这是一起刻意策划的连环杀人案,开始在五名死者的关系网中寻找线索,然而一无所获。没多久,凶手再次作案,沈跃从特殊的案发地点获得灵感,洞悉了凶手作案的心理逻辑,并利用一招“引蛇出洞”,成功将其捉拿归案。

在审讯中,沈跃发现,凶手曾接受过催眠并因此留下遗害,患上妄想症。他自诩能预言前世,把自己的杀戮归结为替神惩恶,所以犯下一系列残忍罪行。也就是说,这起连环杀人案的背后元凶其实是那个曾催眠过凶手的人。而经调查发现,此人正是沈跃的心理学同行兼老冤家——云中桑!

云中桑被警方拘留。沈跃惜才 ,亲自去狱中劝说,却反而激发了云中桑更深的恨意。云中桑策划了一系列针对沈跃的报复行动——利用心理暗示引发群体性臆想事件;利用催眠术操控他人去攻击沈跃的心理研究所……嫉妒而疯狂的云中桑不断突破自己的职业底线,犯下累累罪行;而拥有大师气度的沈跃则见招拆招,最终用完美的催眠方案攻破了云中桑的心理防线,令其自认罪行。可当众人终于松口气的时候,警方却传来一个极坏消息——云中桑从看守所里逃跑了……

在第三部里,沈跃和云中桑将在心理学层面展开激烈交锋,沈跃和康如心的感情在经过一次次极度危机的考验后亦愈加深厚。

作者简介向 林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学员。

大学时就读于重庆医科大学心理学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成为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最早一批站在课堂上讲授实用心理学的大学老师。曾为重庆某县县长,后辞职经商,做过某国企老总,又转向专职写作,混迹新浪,遂成大神“司徒浪子”。

2009-2012年连续4年稳坐新浪读书榜畅销冠军,网络连载《蜕变》等作品共计1000余万字,每部小说点击量都在6000万以上。曾出版中文简繁体小说多部。

文章节选01哲学问题

其实沈跃的生活一直都非常简单,无论是以前在美国的时候,还是回国之后,他认识的人都非常有限,而且其中大部分人很快就会成为过去,不再与他有任何交集。

齐敏移民后,沈跃也有过自责,但很快就放下了。在沈跃心里,齐敏是一个值得同情的女人,她的那些遭遇曾经触动过他柔软的心弦,不过,或许也只是仅此而已。在放下这件事后,沈跃本以为齐敏也将成为他人生中众多过客之一,但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冬天,在这大雪纷飞的山上,他居然再一次听到了齐敏那特有的、温柔的声音:“沈博士,你还好吗?”

这是问候,这样的问候说明她依然远在异国他乡。沈跃的心里倍感温暖,却并没有生出太多激动情绪,或许是因为此时康如心就在身旁。沈跃对着电话答道:“我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要过年了,我就是想问候你一声。”齐敏的声音柔柔的,而沈跃却分明感受到了她语气里的凄楚。

在大多数中国人心中,春节是一年当中最重要的节日,它代表的是阖家团圆、幸福平安,这是一种早已根植到了中国人骨子里的文化和精神传承。在国外生活的那些年,每当冬季来临,沈跃都会情不自禁地生发出思乡之情。亲人们的言笑晏晏,亲人间的温情绵绵,曾无数次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他能体会那种远离亲人和朋友的孤独感。此时,沈跃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这样一个画面:寒冷的冬季,在异国他乡的某个城市的街道上,一个有着东方面孔的女人,正在孤独地行走着。这一刻沈跃才忽然意识到,当初齐敏决定移民的事情是有多么仓促,他顿时明白了,那时候的她只不过是选择了再一次的逃避。

“你可以回来的,这里才是你真正的家。还有,我始终觉得你和邱继武之间的感情太令人惋惜了。你说,不是吗?”沈跃发现自己是非常艰难地讲出这句话的。

随即就听到齐敏依然柔柔的、略带郁郁的声音:“我想一个人在外边待一段时间。沈博士,再见。”

电话被对方挂断了,沈跃心中刚刚涌起的那一丝暖意已经不在,胸间骤然升起一阵难言的沉郁。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忽然发现胳膊已被康如心抱住了,她轻轻地问:“是齐敏?”

沈跃点头,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低迷情绪。

康如心看着他,低声道:“或许,你应该去找邱继武谈谈。”

沈跃忽然想起了上次在珠海时做的那个梦,心里莫名地难受、紧张起来,摇头道:“算了,你说得对,我解决不了所有人的问题。”

可是沈跃并不知道,康如心对齐敏的同情心已经在瞬间迸发出来,对一个内心善良的女性来讲,当她拥有了自己的感情之后,往往会更容易同情他人。康如心柔声对沈跃道:“我们应该帮帮她,她太可怜了。”

沈跃苦笑着摇头道:“有句话是怎么说的?人生和世界都如一盘棋,是死棋还是活棋,答案就在自己手里。我们是帮不了她的,能够帮她的只有她自己。”

除夕夜当晚,沈母做了一大桌菜,除了康如心和曾英杰之外,沈跃还特地把彭庄叫了过来。为了那个案子,彭庄居然连家都没回!

如今康如心已经完全明白了天才们的与众不同,他们常常会对一件事情执着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和这样的天才们在一起工作,他们随时会给你带来惊喜,让你感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幸运的人。

彭庄手上的是一起碎尸案。一条流浪狗对着下水道的井盖处大声吠叫,引起了一个路人的注意,路人揭开井盖后发现里面有一个人头样的东西,惊骇万分之余连忙报了警。

人头腐烂得非常厉害,根本看不出本来模样。警方通过头骨重建技术还原了死者的相貌,但是却发现死者并不在失踪人口档案中。经过数月的调查,警方连死者的身份都没有确定下来,也没有从那处井盖周围的监控录像里面寻找到犯罪嫌疑人的踪影,这起案子就这样被搁置下来。这并不奇怪,人口失踪本来就是全世界各个国家都面临的大问题,特别是在不发达国家尤其严重,其中拐卖妇女、儿童和黑矿、偷渡之类的案件在人口失踪案中占了很大比例,其次才是谋杀之类的案件。

彭庄拿到案卷后首先注意的是颅骨重建后的画像,他十分清楚眼前这张画像是专业软件处理后的结果。虽然他并不怀疑警方在这项技术上的专业性,不过却并不完全相信电脑软件的分析,要知道,单凭一个颅骨是很难判断出一个人真实的年龄和体形的。

上次给康如心父亲画像的事情让彭庄找到了灵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带着手上的数张画像开始走访街道居委会、小区物业,遇到有人不配合的时候就拉着曾英杰一起去,毕竟曾英杰是警察身份,办事方便。

一个礼拜后,彭庄终于在城西一家事业单位所在的居委会寻找到了线索。一位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指着彭庄手里的一张画像说道:“这不是简伟国吗?”

眼前的这张画像与警方提供的完全不同。彭庄根据警方提供的画像,按不同的年龄段以瘦、正常、胖三种脸型分别画出了死者的模样,每次让别人辨认的时候就将所有画像摆放在桌上。这位工作人员指认出的正是年龄在五十岁左右、中胖型脸的那一张画像。彭庄惊喜万分,数天的走访终于有了结果,急忙问道:“你确定?你说的那个人真的长得是画像上这个样子?”

那位工作人员说道:“真的很像,不过他本人还要稍微胖一点儿。”

彭庄迅速将画纸翻到背面,寥寥几笔就重新画了一张,然后问道:“是这个样子吗?他是干什么的?”

那位工作人员惊讶地说:“对,对!就是这个样子。他没有工作,年轻的时候继承了父亲的遗产,也不结婚,成天四处溜达。不过他并不住在这里,他住在我岳父家那一片儿,所以我认识他。”

彭庄即刻将情况报告给当时的办案警察。办案警察发现这个叫简伟国的人确实失踪了大半年,因为是单身,又经常四处溜达,所以虽然已经失踪了大半年却没人报案。警方在搜查了他的住处后依然一无所获。办案警察听说彭庄是沈跃准备聘请的人,于是拍着他的肩膀道:“这个案子就交给你了。”

本来彭庄完全可以拒绝继续调查下去的,毕竟已经明确了死者的身份,接下来的事情由警方继续去调查最好。然而彭庄是年轻人心性,十分好强,再加上他的调查刚刚有了这么大的进展,兴趣正浓,于是就毫不客气地应承了下来。

接下来彭庄就开始从死者住处附近的人调查起,询问他们最后一次见到死者的时间,然后再围绕死者的住处逐渐延伸,展开调查,最后居然通过这样的方式在数公里外的一个花鸟市场中找到了一位知情人。

花鸟市场里一位姓蒋的老板回忆说,他在半年前见过死者,因为死者以前经常到这里闲逛,所以自己认识他。蒋老板说,半年前的某一天,死者在距离自己门市不远的地方和一个中年男人说了一会儿话,然后两人就分别离开了。彭庄让蒋老板详细描述了与简伟国说话的那个人的模样,很快地,一张肖像就出现在蒋老板眼前。

蒋老板目瞪口呆,道:“太像了!就是这个人。”

于是彭庄就拿着那个人的画像四处询问,一直问到距离花鸟市场一公里外的某个建材门市。建材门市的老板认识画像上的人,但是却说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简伟国。

在花鸟市场和死者见面的那个人叫楚大生,是一家装修公司的老板。彭庄很快就找到了那位楚老板,可是楚老板却说他是因为替一个人装修房子后拿不到钱,房主让他去找简伟国要,所以那天就约了简伟国在花鸟市场见面。

彭庄问:“那你拿到钱了吗?”

装修公司的老板摇头道:“拿到什么?!那天过后就再也找不到他了,后来还是房主把钱给了我。”

彭庄根据装修公司老板提供的线索找到了那位房主,房主说简伟国欠他的钱,仅此而已。

上次和沈跃一起吃饭时,沈跃教过他们观察微表情的大致方法,彭庄觉得这个人没有撒谎,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对这件事情感到奇怪,于是继续问道:“听说简伟国很有钱,他为什么会欠你钱呢?”

房主回答道:“他再有钱也有周转不便的时候啊。”说完后就不再理会他了。

彭庄说:“我是代表警方来调查这件事情的,希望你能够告诉我实情。”

房主犹豫了一下,说:“那我实话告诉你吧,简伟国是我多年的朋友,几年前他染上了毒瘾,找我借了十几万,一直不还,正好我装修房子,本想趁机让那家装修公司的老板问他要钱,结果想不到他却跑得无影无踪了。我还正找他呢。”

彭庄说:“简伟国死了,警察只发现了他的头,应该是被人分尸了。”

房主大吃一惊,道:“哎呀,我的钱!他吸毒,是不是欠毒贩的钱太多才被杀害了?”

彭庄一听,觉得很有可能正是如此,心里也有些害怕起来。但是他不想在办案警察面前露怯,又想到这起案子是沈跃交办的任务,更不愿意被人轻视,于是就找到了曾英杰求助。

曾英杰也觉得这起案子有些麻烦了,建议彭庄直接将案子交给办案警察,彭庄不言语,却反问道:“你手上的案子呢,有线索了吗?”

曾英杰回答道:“我的案子早就破了,还有匡无为的案子也找到了真相。”

彭庄一听,更加下定决心,直接否定了曾英杰的建议,说道:“我们一共四个人,现在你和匡无为手上的案子都有了结果,我绝不能放弃。曾哥,帮个忙嘛,到时候我请你喝酒。今后你要我帮忙我绝不推辞。”

曾英杰已经见识过他奇异的能力,也知道他其实是一个非常好强的人,笑着打趣道:“你还是学生呢,哪来的钱请我喝酒?”

彭庄得意扬扬地说道:“我每天晚上在街头给人画画,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块,比你有钱。”

曾英杰吓了一跳,心里竟然有些嫉妒起来:想不到这家伙这么会挣钱。

曾英杰见彭庄破案的态度坚决,直接就去找了缉毒警察,很快就从一个刚刚被捕不久的底层贩毒人员那里找到了线索。那个人认出了画像上的简伟国,说曾经有一次在上线那里见过他。

原来简伟国不但吸毒,而且还贩毒。不过那个上线也失踪了,彭庄又画出了那个人的画像,然后四处寻找他的下落。

年夜饭前,彭庄向沈跃汇报了案件的调查情况,他苦笑着说道:“谁知道那个人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反正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发现关于这个人的其他线索。”

沈跃笑道:“这个案子调查到这一步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事情让警方继续跟进吧。”

康如心觉得奇怪,问道:“简伟国吸毒?你不是说他长得很胖吗?怎么可能?”

曾英杰道:“估计他曾经戒过几次毒,戒毒后会变胖。”

沈跃点头道:“很可能是这样。像简伟国那样的人,长期享受着安逸的生活,不上班,又没有老婆和孩子,精神极度空虚,他吸毒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也许他戒毒的原因不是因为害怕毒品,而是因为手上已经没有钱了。”

曾英杰道:“我问过办案警察,他们在搜查死者住处的时候发现了一样很值钱的古董。据说死者家里的古董以前可不止一件,估计他是想保住那件东西。”

康如心问道:“他为什么一直不结婚呢?结了婚,有了家庭和孩子,也就不会那么空虚了。”

曾英杰道:“他的邻居说,以前曾有人给他介绍过女朋友,但是都被他拒绝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沈跃道:“不想结婚本来就是一个人空虚的表现形式之一。我们大多数人可能会因为感觉到空虚而去寻找一些自我充实的方法,但是对有些人来讲,他们在空虚的状态下却更害怕担负起责任。也许,这个简伟国就是这样的人吧。”

这时候彭庄忽然说了一句:“不行,我必须继续调查下去,不能半途而废。”

虽然沈跃对彭庄这种独特的调查方式很感兴趣,不过依然觉得彭庄已经没有必要继续调查下去了。他看着曾英杰,道:“你说说。”

曾英杰想了想,对彭庄说:“我觉得沈博士的话很对,你都调查到这个程度了,案情已经基本清晰,那个毒贩的上线很可能就是杀害简伟国的凶手。彭庄,你想过没有,这个人既然失踪了,就很可能已经不在本地,你怎么可能找得到他?但警方要找到他却要相对容易一些。”

彭庄说道:“我有个想法。我想试试。”

沈跃大致知道了他的想法,点头道:“也行,你试试吧。”此时,沈跃忽然对一件事情产生了浓厚兴趣,笑着对彭庄说:“我很想看看自己老了以后是什么样子,你可以帮我画一张吗?”

彭庄笑道:“没问题。”

很快地,画纸上就出现了一个老人的形象,细看之下还真有些沈跃的模样。可是让大家感到奇怪的是,画像只占了画纸左边的一半,而且彭庄还给画像画上了小胡子。彭庄笑着说:“这才像传说中的博士的样子,你们说是不是?”

所有人都笑了。康如心一边笑一边对沈跃说:“你留这样的胡子挺好看的。”

沈跃笑道:“不好,吃饭、喝汤都不方便。”

大家又笑了起来,却见彭庄正快速地在画纸的右侧开始描画,数笔之后,曾英杰和陈乐乐不约而同地看向康如心。原来画纸上老年沈跃的旁边是康如心年老后的模样,虽然画像上她的脸上有了些许皱纹,但她的相貌特征却一览无余。

沈跃大笑,道:“谢谢彭庄,这是一件最好的春节礼物。”

康如心的脸已经红了,不是因为害羞,是因为高兴。

乐乐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神奇的事情,眼前的这幅画让她瞬间激动起来。追求白头偕老本来就是女人最大的愿望,她热切地看着彭庄,不过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曾英杰暗暗制止住了。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独一无二才显得珍贵,包括这一刻的心境。曾英杰虽然年轻,但却非常懂得人情世故。

彭庄将那个毒贩的照片发到了网上各大最热门的论坛、贴吧,不过他杜撰说此人是一名强奸幼女的惯犯,同时还承诺将给予提供有效信息者两万元的酬谢。千万不要低估人们的正义感和八卦心的力量,这一点从网民对人肉搜索的热情中就完全可以反映出来。彭庄的帖子瞬间激发起人们对罪犯的愤怒之情,数天后警察就根据网民提供的线索将那个毒贩从东莞的某个角落擒拿归案。此人正是杀害简伟国的凶手。

侯小君手上的案子也已经解决了,那也是一起非常离奇的案子。其实,再离奇的案子都是在没有找到真相之前人们的看法,毕竟案子的线索是未知的,而未知的东西最容易让人产生出各种各样的联想与猜测,而一旦真相揭开,人们的好奇心也就到此为止了,最后不过剩下一句:原来是这样啊。

破案说到底就是一个解密的过程,就如同一道难度极大的数学题,也许解开的方法很多,但答案却只有一个。当时沈跃看到这个案子的时候,一时间都被难住了,可没想到,案子到了侯小君的手上,却被她找到了答案。

对此,沈跃并不觉得奇怪,也没有感觉沮丧,相反,他因为自己能够发现侯小君的天赋感到高兴。

这个案子曾经轰动一时,省城的晚报还报道过。一户三口之家,儿子生病住院期间,父亲和儿媳同时死在家中,父亲死于心脏病,儿媳是上吊自杀。

像这样的案子当然容易引发人们的联想,更何况这位父亲年轻时还有过不少风流韵事,也正因为如此,晚报才会将这起案件报道出来,而且其中八卦的内容占了主要篇幅。因此,人们关注的也就不再是这起悲剧本身,更多的反而是为了满足猎奇的需要。

由于警方一时间没能破案,这就更加引发了人们的各种猜测。不过像这样的案件却往往更容易被时间冲淡,毕竟死者不是什么明星或权贵。

沈跃问侯小君:“你是从什么地方发现线索的?”

侯小君回答道:“关于郎坚父亲那些风流韵事的传言毕竟都是他年轻时候的事情了,而且他妻子在十多年前去世后他就一直没有再娶,再加上从很多事例都能看出他非常爱自己的儿子。这样的父亲会对儿媳做出那样的事情吗?”

沈跃点头道:“可是,警方也并不认为人们的传言就是真的。”

侯小君道:“只不过是没有证据罢了,警方一直没有破案,往往会被人们视为一种默认。其实在这起案件中,承受压力最大的是那位幸存的儿子。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活着的人才是最遭罪的。”

沈跃发现眼前的她很像自己,思考的问题往往在案件之外,这应该与她的职业有关系,大量的阅读会让一个人的思想变得更加深邃。

侯小君继续说道:“郎坚结婚近七年了还没有孩子,当父亲的虽然已年过五十却依然气质儒雅,这就不得不让我怀疑有另外一种可能了。”

沈跃当然知道她说的另外一种可能是什么,因为真相已经被她找到了。与人们的猜测恰恰相反,真相是,儿媳去挑逗公公,公公在愤怒之下心脏病发作死亡,儿媳在极度恐惧与羞愧之下选择了自杀。

沈跃问道:“你是怎么想到儿媳会留下那样的线索的?”

侯小君摇头道:“其实我也是抱着侥幸心理。郎坚在住院,家里发生过什么事他根本就不知道,他更不会相信自己的妻子会对父亲做出那样的事情。但是我的那个疑虑始终不能打消,于是我就直接去问了他一些问题,从郎坚闪烁的回答中我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后来我去找了办案警察,在他们的协助下查找到了郎坚以前的病历,发现他不仅仅是不能生育,而是性功能存在问题。当儿媳误将公公的关心当成别有意图,再加上曾经听过关于公公的那些风流韵事的传说,一时鬼迷心窍,做出那样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沈跃摇头道:“那不是鬼迷心窍,是心理问题。”

侯小君道:“嗯,你说得对。那天去医院查找郎坚病历的时候还顺便去了一趟心理科,向一位心理医生咨询了一些问题……”说到这里,她不好意思地看了沈跃一眼,低声道:“本来想打电话问你的,我怕你不回答我。”

沈跃苦笑着说道:“我有那么让你害怕吗?今后你可以随时问我这方面的问题。对了,那位心理医生怎么说的?”

侯小君答道:“那位心理医生说,儿媳妇对公公产生出那样的想法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情感转移’,但那毕竟是乱伦,即使是那样的情况真的发生过,当事人的内心也必将因此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后来我就想,儿媳的自杀就充分说明她已经无法承受那样的心理压力了。不过我又想,一个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肯定会感到恐惧,那么这二人的死亡时间就应该有着明显的时间差。虽然死者的尸体已经火化,但警方的现场勘查记录还在,也非常详细,而法医的进一步分析结果也证实了我的猜想。不过遗憾的是,除此之外我却再也找不到任何实质性证据……”

沈跃摇头道:“对我们来讲,向警方提供明确的侦破方向就足够了。这起案子你已经调查得非常清楚,儿媳没有被强暴的迹象,公公比儿媳早死亡一个多小时,这就已经完全能够说明问题了。我想,如果进一步去询问郎坚的话,或许会得到一些更有用的线索,不过我可不想出面去做这件事情,这个家庭已经被毁掉,再去进一步寻找真相对郎坚来讲实在是太残忍了。其实,郎坚能认可警方最后的结论,这就足以证明你的推测是正确的,难道不是吗?”

春节在热热闹闹的氛围中过去了,沈跃虽然喜欢清静,但是却并没有让自己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显得特立独行,自从大年初一曾英杰陪着陈乐乐回家后,沈跃就一直陪着母亲,当然还有康如心。

母亲是真的喜欢康如心,小半天不见她就开始唠叨。沈跃也发现自己越来越在乎她,经常会不自觉地长时间看着她。可同时沈跃也观察到一个奇怪的现象,他发现康如心时常会呆呆看着某一个地方出神,可却并没有发现她看着的地方有什么特别之处。沈跃有些担心起来,禁不住问她:“你最近有什么心事吗?”

康如心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慌乱,尴尬地回答说:“没事。”

沈跃更加觉得她是有什么心事瞒着自己,真挚地对她说道:“如心,如果你真的有什么事,千万别隐藏在心里,你说出来,我们一起去解决,好不好?”

想不到康如心却因此更加慌乱起来,她的身体竟然在颤抖,嘴里却仍嘟囔着:“我,我真的没事……”

她如此激烈的情绪反应如何能够瞒得过沈跃,沈跃双手攀住她的肩膀,看着她,认真地说道:“你心里一定有事。告诉我,好吗?”

康如心从沈跃的眼神里看到的是满满的温暖和关切,终于下决心将内心的秘密讲出来:“沈跃,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会产生幻觉,我经常会看见我爸爸忽然出现在眼前。我知道那是幻觉,很多时候就只能让自己假装没看见。我不敢对别人讲,可是我很害怕……”

掌心中她的肩膀是那么纤弱,她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这让沈跃心疼不已。沈跃当然知道她在害怕什么,他轻轻将她搂进怀里,柔声说道:“如心,别害怕,一个人出现幻觉并不代表就是精神出了问题,你平时的行为非常正常,逻辑思维也没有问题,所以幻觉只不过是你对父亲的一种过度思恋而已。”

康如心仰起头看着他,问道:“真的?”

沈跃毫不犹豫地朝她点头,道:“是的。其实你也非常清楚自己的精神并没有问题,只不过是在怀疑自己的情况下才会感到害怕。再加上你本身是学心理学的,比一般人更容易患类似的疑病症,从而就更加加深了你内心的恐惧感。而且你越害怕,幻觉出现的频率就会越高,我可以肯定,当你特别忙的时候,幻觉就很少出现了,是不是这样?”

康如心点头。

沈跃继续柔声说道:“所以,你不用害怕。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们坐下来慢慢谈这件事。”

康如心温顺得像一个小女孩,轻声道:“嗯。”

沈跃并不是刻意在安慰康如心。一个人出现幻觉并不代表他就患了精神分裂,无论是判断心理异常还是精神疾病,最主要的还是得看一个人的行为和逻辑思维是否混乱。从这一点上看,康如心非常正常,这毫无疑问。不过,一个人出现了幻觉肯定是有问题的,所以沈跃告诉自己,必须要帮她解决这个问题。

沈跃带着康如心来到江边,二人在一张长椅上坐下,眼前是宽阔的江面。江面上宁静无声,但是却有寒冷的风从江面上吹拂过来,让康如心的秀发随之微微飘散开去。沈跃轻轻握住她的手,感觉到她的手心冰凉。

沈跃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地方,视野开阔,四周宁静。

“现在,你父亲出现了吗?”沈跃问道,声音轻轻地,目光却在看向远方。

康如心摇头道:“没有。”

沈跃又问:“其实,你幻觉中的父亲一直是你对他最后的印象,他很年轻,是这样吗?”

康如心点头道:“是的。可是他是那么真实,就像人群中的一个普通人一样。他会朝我笑,还会对我说话。”说着,她看了沈跃一眼,脸一下子红了,之后继续说:“他对我说,你是一个不错的人,让我不要错过你……”

刚刚说到这里,康如心就感觉到沈跃轻轻揽住了自己的腰,同时还听到他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谢谢你,如心。”

康如心一时间不明白他的意思,问道:“你谢我干什么?”

沈跃说道:“这其实是你自己内心的声音,难道不是吗?”

康如心本来就是学心理学的,当然明白沈跃话中的意思,不过她想要说的并不是这个方面。她说道:“沈跃,其实有时候我都有些怀疑自己可能并不是产生幻觉,真的,我觉得我爸的样子好真实,他的笑容,他朝我说话时的那种神态和语气,真的都非常真实,只不过有时候当我想去拉他手的时候,他就会忽然像雾一样消失掉……沈跃,我记得你好像说过,其实在心理学研究里,并不否定灵魂存在的说法,是这样吗?”

这一刻沈跃才忽然意识到,康如心的问题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幻觉,说到底就在那个“幻”字上。虽然我们很多人都知道“自己见到或者听到的东西并不一定是真实的”这句话,但幻觉对一个人内心巨大的冲击力却是非常难以想象的,那样的冲击力足以让一个人开始去怀疑这个世界本身。沈跃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他人还是有着幻觉的人的自我否定都是脆弱的,因此要简单地去说服一个人亲眼看到的东西是幻觉实在是太难了。很显然,康如心是理智的,她不止一次在沈跃面前说她并不相信什么鬼神,其实那正是她在强迫着让自己一定要相信无神论,但是这却依然不能说服她自己去忘掉那个幻觉。

遇到这样的问题,疏导才是最正确的做法。可是,疏导……他想了想,道:“其实心理学起源于哲学,如心,这你是知道的。哲学是什么?说到底就是我们的世界观。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很复杂,当我们无法用科学去解释某些现象的时候就把问题留给了哲学,而哲学解释不了的问题最终都留给了宗教,比如关于鬼神是否真实存在的问题。确实,有一些现象可以表明鬼神的存在但却又无法证实,然而宗教却恰恰可以解释这一切。如心,你根本用不着刻意去否定自己看到的东西,当你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就坦然地去和你父亲对话好了,如果那确实不是你的幻觉,那就说明你的父亲依然在守护着你。或许,当他看到你生活快乐、没有痛苦和烦恼时,就会离你而去了。”

康如心呢喃道:“可是,我不想让他离开……”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沈跃心里这样想道。他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顺其自然好了。我说了,你这并不是精神出了问题,而且你所看到的说不定真的就是你的父亲。心理学并不否定人的灵魂的存在,只不过是我们现在还无法用科学的方式去证实它的存在罢了。而且从哲学和宗教的角度分析,人的灵魂也是存在的,因为灵魂是人的精神所系。”

康如心想不到他会讲出这样的话来,而且最关键的是,他刚才的话让康如心的心情瞬间变得轻松起来,让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忧虑和恐惧。不过康如心并不能完全相信他的话,同时也很是好奇,于是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为什么我们的灵魂必须要存在?”

沈跃却并没有马上回答她的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我们很多人看到的都是他人的生与死,无论是我们熟悉的还是陌生的人,他们死去后,我们自己的生活依然在继续。我们看到他人死亡之后变成了尘土,似乎死亡就意味着永远消失,因此我们便认为死亡就是灰飞烟灭,也就因此不再相信灵魂的存在。”

康如心赶忙问道:“难道不是这样吗?”

沈跃摇头说道:“不是。因为很少有人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那就是‘我’。”

康如心不明白,问道:“我?”

沈跃点头,缓缓地说道:“是的,‘我’。‘我’是唯一的,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完全进入的那个世界。你好好想想‘我’,就是你自己。你想想,闭着眼睛去冥想,想‘我’……如果‘我’死亡了,如果‘我’随着死亡就真的灰飞烟灭了,那么,对于‘我’来讲,曾经的那个世界,包括‘我’的父母,‘我’的朋友,‘我’认识的所有人,都存在过吗?不应该存在过,是不是?因为对于‘我’来讲,‘我’的死亡就是‘我’的世界末日。可是现在‘我’却真实地活着,在‘我’所生活的这个世界里,‘我’的父母,‘我’的朋友,‘我’认识的所有人都是真实存在的……所以,这是一种矛盾,无法解释的矛盾,唯有‘我’死亡后灵魂继续存在才可以解释‘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事实。从哲学意义上讲,只有这样,‘我’的世界才是存在和平衡的。而恰恰是宗教解决了这个问题,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的存在,还是轮回的学说,说到底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刚才,随着沈跃的提示,康如心已经闭上了眼睛,开始去冥想。当她真的进入到了“我”的世界之后,忽然发现沈跃所描述的那个世界是如此深邃。是啊,如果“我”随着死亡就彻底消失了,那“我”现在所处的世界还存在吗?我的父母,我的同事,我从事的工作,还有沈跃,难道这一切对于死去后的“我”都是不存在的?“我”也从来没有出现过?“我”也是虚幻的?那么,究竟又是谁虚幻了“我”呢?

她忽然明白了,忽然明白“我”必须、也只能是真实地存在着的,即使是自己死去后,“我”还必须、也只能继续存在着,否则的话,“我”的世界真的会坍塌。哦,爸爸离开了这个世界,他只是去了另外一个空间,说不定今后我还能够与他相见……既然如此,我还那么痛苦、那么无助、那么害怕什么呢?

康如心骤然感觉到一种难言的从肉体到灵魂的解脱。她情不自禁地轻轻依偎到沈跃怀里,柔声说道:“沈跃,谢谢你。原来死亡并不像我一直以为的那么可怕。”

沈跃却摇头道:“死亡当然是可怕的,害怕死亡本身就是我们人类的本能之一。不过,这个世界上谁又能够逃过死亡这一劫呢?所以,坦然面对才是最重要的。”

康如心点头,此时她的内心已经释然。她笑着问道:“按照你的说法,难道真的有天堂和地狱?”

沈跃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不会有什么天堂和地狱,因为对我们每个人的生命而言,死后的世界应该是平等的,所谓天堂和地狱,只不过是宗教威慑世人的说辞。如心,我知道你所受的教育会让你排斥宗教,不过我要告诉你,宗教其实是一种可以超越死亡的智慧,而且我们这个世界上也需要关于天堂和地狱的传说。活着的人必须要有畏惧心,否则的话,我们的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无序。你发现没有,传说中的天堂和地狱其实和我们人间有着同样的体制。”

康如心想了想,点头道:“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沈跃,你刚才说的那些是谁的理论?”

沈跃忽然笑了起来,说道:“这完全是我个人思考的结果。心理学秉承于哲学,我不得不去思考这样的问题,而且我始终认为,或许这正是生命和灵魂的真相。”说到这里,沈跃心中的柔情再一次升起,他知道,要让康如心真正摆脱幻觉还需要一个过程,最好的方式就是陪她出去走走,散散心。于是他对康如心说:“过几天你陪我回一趟你的母校吧,我想去选几个人,年后我必须把心理咨询所办起来。”

康如心问道:“刚刚毕业的可以吗?还有,你手上的那几个案子怎么办?”

沈跃笑着说道:“上次我们在调查阚四通车祸案的时候我发现有几个心理医生不错,但是培养新人也是必需的。案子的事情不着急,我已经看完了案卷,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康如心当然高兴,说道:“太好了,我明天就去向龙总队请假。”

欢迎加入"99街"微信报料,微信公众号:nmg_99jee

新闻热线:0471-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

电话:0471-6635129 | E-mail:northnews@126.com

  • 呼和浩特旅行攻略
  • 鄂尔多斯东街的井盖子又冒出来了!
  • 好好树就被拔了
  • 小黑河呼伦桥上的大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