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 新闻 > 悦读 > 正文

两个她的奇幻之旅

作者: 责任编辑:郭正杰 2017-07-16 16:17:56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书名:《两个她的奇幻之旅》

作者:[英] 菲德拉·帕特里克

译者:吴超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书号:978-7-5500-2203-4

出版日期:2017.7

字数:229千字

定价:39.80元

开本:32开

作者简介

菲德拉·帕特里克

菲德拉·帕特里克,在写作之前,曾专业学习艺术学和市场营销。她是一位出色的彩色玻璃艺术家,曾任电影节组织者和通讯经理。在尝试写作之后,她的短篇小说频频获奖。目前,菲德拉和家人住在英国,全职写作。《两个她的奇幻之旅》是菲德拉的长篇处女作。

内容简介

相伴40载的老伴米莉安突然离世,这让亚瑟十分难过,甚至一度对生活失去乐趣。直到有一天,他收拾米莉安的遗物,意外发现了一条镶有8颗吊坠的黄金手链:嵌着绿宝石的象轿,栩栩如生的银质老虎,可以翻开的书页,还有顶针和调色盘……一串神秘的电话号码,让亚瑟开启了一段奇妙的寻找妻子前半生的探秘之旅。

亚瑟从未想过,自己竟然对婚前的米莉安一无所知,不知道她曾去过多国旅行,曾有着丰富的冒险经历,甚至还曾计划要嫁给别人!

难道过去幸福的婚姻只是谎言堆叠的假象?难道妻子从未深爱过自己?亚瑟困惑了,惶恐了,失望了,他不知道他找寻的到底是米莉安的过往,还是对自己婚姻的全盘否定!

在认识他之前,在说“我愿意”之后,是什么让她甘愿放下自由与不羁,从容安于生活的琐碎和平庸?

她,温柔的是她,火辣的是她,熟悉的是她,陌生的也是她……

如果说婚姻是一座安静的心城,是谁用深情一诺,封缄你不羁半生?那些被忽略和被隐藏的,究竟是心灵深处的秘密还是命运暗涌的真谛?

女人是这个世界上了不起的生物,男人到死也理解不了她的简单与丰富。

文章节选

在一排作品的最后,有一幅画吸引了亚瑟的目光。和其他作品不同,这幅画中的女模特面带笑容,好像她认识画家,所以才故意摆出这样一个姿态,而非像其他模特那样带着职业味道。她的上下嘴唇微微分开,看起来倒和米莉安有几分相像,亚瑟不禁一笑。

可他的笑容马上就凝固了。

他走近画框,再次审视着画中的模特。这个女孩同样有着海蓝色的眼睛,左侧臀部上有一处明显的胎记,米莉安一直很讨厌那块胎记。它就像一个热气球,上面是个硕大的圆形,下面一个小小的方形。

亚瑟发现他正盯着妻子的裸体画像。

“好了。”亚当突然回来,他手插在头发里,“她不听我说,挂了我的电话,我只好重新打回去。她从来不会立刻接电话,我至少要打15遍以上她才会接。她根据我打电话的次数来判断我的诚意,听起来真是荒谬,可我要想让她回心转意,就只能顺着她。天啊,我完全可以不这样。唉,学生们都等急了,随我来。”

亚瑟跟着他来到最初那个教室。学生们交头接耳,个个显出不耐烦的样子。

米莉安的画像依旧在他头脑中盘旋。她什么时候做过模特?做了谁的模特?她为什么要裸体?他有些晕眩,甚至忘记了自己在哪儿,来干什么。尽管双脚一前一后地走着,但他感觉自己却像飘在空中。他预想的只是一次简单的对话,也许有人能告诉他调色盘的故事,也许没有人,可如今他却有了意想不到的发现。米莉安·佩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先到屏风后面等一等,稍后我们就开始。”亚当拍着手说。

亚瑟的大脑一片空白。又要等?去哪儿?哦,那里,好吧,他的双脚重新开始移动。他只感觉到不安,其他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

这里算不上是个房间,只不过是用一张木屏风隔开的所在。那里有张塑料椅子,一张矮桌上放了一杯水,还有一条毛巾布长袍,他坐下来等待亚当。此刻他想起和孩子们在海滩的时候,米莉安裹着一条类似的大毛巾,在里面偷偷脱掉湿漉漉的泳衣,换上内衣。结婚那天晚上,她坚持要把灯关掉,可面对画师她却敢一丝不挂。她的裸体画像挂在一面墙上被人瞻仰了四十多年,亚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受。他该走回那个房间把那幅画取下来吗?这幅画是否令米莉安感到自豪?或者说,难道这一切的一切都与画这幅画的人有关?

那么画这幅画的人究竟是谁呢?

嫉妒与困惑,这对如今已经习以为常的情绪再度侵入他的身体。每揭开一个挂坠的秘密,亚瑟都心存侥幸地祈祷下一个发现再也不会令他心惊胆战或一头雾水。他会用事实证明,他和米莉安的婚姻生活完美无瑕,然而迈出每一步的结果都让他不知所措。生活原本简简单单,可他的好奇毁了这一切。

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渐渐平息下来,几分钟过去了,亚当从屏风后探出脑袋问:“准备好了吗?”

“好了。”亚瑟回答,“我随时等着你。”他喝了一口水,并伸手摸了摸那件袍子。它是用白色的毛巾布制成的,因为洗过的次数过多,手感已经有些粗糙。不知不觉间,又过去了几分钟。

这一次露头的是个女生。她黑头发,紫红色刘海,穿着格子裙和骑士短靴。“亚当又去打电话了。”她说,“我们想知道你准备好了没有?”

“好了。我已经跟亚当说过,我一直在这里等他。”

“可你还穿着衣服啊。”

亚瑟真是哭笑不得,“是啊,不然呢?”

“呃,亚当没告诉你吗?我们在学人体画。”

亚瑟皱起眉头,他听不懂这个女生在说什么。

“我们的画作会影响身体首饰的设计。”

“那很好啊。”

“我们只剩下一个小时十五分钟,所以如果你准备好了……外面生着火呢,很暖和。”

亚瑟愣了好一会儿才琢磨出女生的意思。“你……你以为我是模特?”他结结巴巴地说。

“是啊。”

“是什么啊?我不是模特。”他生气地直摇头,“绝对不是,我是来找亚德利女士的。她请了病假,接待员就让我来找亚当,我想让他帮我看一件首饰。他刚才让我在陈列画作的那个房间里等,现在又让我在这里等。”

“这么说你不是我们的模特?”

“当然不是。”

“也就是说我们的模特还没到?”女生震惊得睁大了眼睛,亚瑟发现它们像玻璃一样晶莹剔透,所以一度以为她要哭了。

“但现在只能靠你了,要是我们完不成这个作业,期末考试就别想及格了。”

“对不起,我真帮不了你们。”

女生连连摇头,可随即她又考虑了一会儿,然后腰一挺说:“我做过一次模特。我不介意再做一次,可问题是我也得完成我的作业。你只需往那儿一坐就行,非常简单——你坐着不动,我们画我们的。”

“可你们要的是裸体模特?”

“是啊。”

“我不是模特。”

“是不是都没关系。”

“亚当呢?难道不能让他……?”

女生翻了个白眼,“谁知道他又跑哪儿去了,有时候我们整堂课都见不到他的人。他老婆是个母老虎。哦,对了,我叫伊迪丝。”她说着伸出一只手。亚瑟握住她的手时,她恳求说:“求你帮帮我们吧。”

“我叫亚瑟——亚瑟·佩珀。”

米莉安的裸体画像又一次浮现在他眼前,她当时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坐到画师面前的呢?她感到自由和惬意了吗?她那么做是为了帮某个人吗,或者为了挣钱?他很愿意相信她是被人强迫的,可她脸上的笑容推翻了这种假设。看上去她不仅是心甘情愿做这件事,而且还非常高兴。也许,把自己放进同样的处境能更好理解她当时的心情。

米莉安有着年轻美丽的身体,而他已是垂暮之年,皮肤松弛得仿佛要从骨头和肌肉上分离出去。

可正因如此,他还有什么可在乎的呢?反正这辈子他已不大可能再拥有情人,或到海边去划船。下一个能够看到他裸体的人说不定就是护士,当然,那是在给他洗澡并蒙上白床单之前。说到底,他有什么好怕的呢?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甜蜜又痛苦。他和米莉安在某处名胜中野餐,孩子们都在学校,而因为工作上的一个业务临时取消,他也难得休息一天。米莉安做了三明治,他们走进一片小树林,找到一处长满罂粟花的空地。当他们坐下时,发现草居然比他们的膝盖还要高。他们吃着三明治,米莉安抱怨天气太热,裙子都沾到了身上。

“那就脱掉吧。”他一边在篮子里找橘子,一边俏皮地说。而当他剥完橘子皮,抬头一看,米莉安脱得只剩下一条短内裤。

“好主意。”她笑着说。可她的笑容转瞬即逝。

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使他们立刻搂在了一起,亚瑟抚摸着她的肌肤,忍不住呻吟起来。她的皮肤柔软温暖,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们迫不及待地做起爱来。米莉安骑在他身上时,他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掉。激情过后,她一丝不挂,慵懒地躺在草地上,她是亚瑟眼中最最美丽的东西。

“米莉安,我们……”过了一会儿,他紧张地说,“说不定会被人看见呢。”

“我知道。”她拿来裙子,从头套回身上,随后在他鼻尖上吻了吻,“你记得带蛋糕了吗?”

他们吃着巴腾堡蛋糕,不时偷偷亲昵一番,遇到遛狗的人从附近经过,他们还跟人打个招呼。

尽管这样的事并不经常,但他起码知道米莉安也有放纵不羁的时候。

可问题是,他始终认为米莉安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才会那样。

“那你到底愿不愿意呢?”伊迪丝问。她摸了摸鼻子,于是鼻尖上多了一抹炭笔灰。她的睫毛也像米莉安一样又粗又黑,两只手焦急地拧来拧去,“求求你了,亚瑟。”

他发现自己浑身都在哆嗦。倘若不是伊迪丝站在面前,他定会双手捧着脑袋哭上一阵——为了那些和妻子共度的温柔岁月,为了没完没了的失落感。

“如果我答应做你们的模特,我能穿着内衣吗?”他不安地问。

伊迪丝摇摇头,“恐怕不行。本说他要根据男性生殖器官设计一款盔甲,他需要细节。你应该去游过泳吧?总有人看过你的裸体啊。”

“是,可……可那不用摆造型啊。”

“只要自然就好。”

“我怎么可能自然得了。”

“我们不会有其他想法的。”

她说得没错。一个老头子的裸体,这帮年轻人不吐就算好的了。

“况且以后你也不会再见到我们。”她冲亚瑟微微一笑。

“这样说没用。”他提起裤腿,露出一节脚踝。即便在冬天,他的腿也像被晒过一样黑黝黝的。他闭上眼睛,再次回想起野餐那天妻子的模样。脱掉吧。他在脑海中重复着这句话。米莉安脱衣服仅仅用了几秒钟。她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脱了吧。亚瑟也一样可以无拘无束。“好吧。”他低声说。

“太好了。”伊迪丝迅速消失在屏风之后,并没有给他改主意的时间。

亚瑟犹豫起来,他在想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可他还是机械地脱掉了衬衣。他的胸膛依旧结实,古铜色的皮肤上有一小撮灰色的胸毛。米莉安说他有副好身材,可当时的他以为妻子并没有别的人可以参照。他褪下裤子,脱掉袜子和内裤,终于,他浑身上下再没有一件衣服。他用长袍捂住裆部,缩手缩脚地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当初妻子做模特的时候,面对的是一个画师,还是一屋子画师呢?一些学生抬起头,显然,他们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走到椅子前,坐下,双腿交叉,护住他仅存的一点自尊。伊迪丝鼓励地点点头,他不情愿地让长袍滑到了地上。

教室里顿时响起一片令人愉快的沙沙声,那是铅笔、炭笔和橡皮在纸上跳的圆舞曲。他平视前方,将目光集中在一处。伊迪丝说得没错,他的确感觉到了自由,就像一个原始人刚从洞穴走进了一间画室,而实际上他认为确实如此。

其间他仿佛看到亚当在门口探了一下头,可他不想改变自己的姿势。电热器就在旁边,橘黄色的光暖融融地照在小腿上。他不冷,只是无聊,于是他任由思绪再次飞回到野餐那天。他把那一天中的幸福经历原原本本回想了一遍,他很高兴自己并拢着双腿。

十分钟后有人喊道:“能换个姿势吗?”

亚瑟好像已经忘了自己赤身裸体这回事,他径直站起来,双臂垂在两侧,目视前方。

“呃,能不能摆个造型?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有点悲伤。”

“那你告诉我应该摆什么造型吧。”

一个男生大步走上前来。他拉住亚瑟的两条胳膊,让一条伸开,一条弯曲,“想象你在搭弓射箭,我设计的这款首饰上要用到很多战争元素。”

“你就是本?”

“没错,我就是。”

“直说你想要什么,本。”

他的身体将帮助这些孩子创造出令人惊艳的珠宝饰品,将来即使他死了,他的记忆或许会附着在某些镶着珠宝的兜裆或臂章上,就像隔壁画室中米莉安的画像一样。

就在这时他突然有种奇怪的顿悟。他发现自己希望米莉安的画像一直留在那个房间,尽管她一丝不挂,尽管在她安安静静地被人描画时并没有想到自己的样子会被人瞻仰那么多年。那是一幅杰作,它与亚瑟的生活毫不相干,但却是妻子人生的一部分,它值得让更多的人看到。

“做得很好,伙计。”下课时本对他说,“你要不要亲眼看看?”

亚瑟穿好衣服,跟着本和伊迪丝回到教室。看到自己出现在二十多幅不同的作品中,他也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创造这些作品的工具有炭笔、蜡笔、画笔,也有直接用手的。这些年轻的画家并没有把他当成一个老人看待,在他们眼中,他是个模特,是个战士,是个弓箭手,是集合了美与实用的东西。他很想知道这些作品最终会去向哪里,无疑,它们会出现在某些产品的宣传册中,或者,骄傲地陈列在墙上。二十年后,也许他已不在人世,但他的身体依旧在被人们欣赏。想到这里,他的眼睛竟然湿润了。在某些作品中他能一眼认出自己,但另外一些作品则比较抽象。他的脸看起来很平静,与他每天早上在镜子里看到的那张像鬼一样布满皱纹、充满忧伤与疲惫的脸完全不同。

欢迎加入"99街"微信报料,微信公众号:nmg_99jee

新闻热线:0471-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

电话:0471-6635129 | E-mail:northnews@126.com

  • 呼和浩特旅行攻略
  • 鄂尔多斯东街的井盖子又冒出来了!
  • 好好树就被拔了
  • 小黑河呼伦桥上的大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