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 新闻 > 悦读 > 正文

仔细看半天,才能找到自己

作者:史潇潇 责任编辑:付晓娟 2017-01-12 15:48:31 来源: 中工网

大约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都有那么一两个面貌,是连自己都觉得可憎的。

我唯一的“黄头发”形象,留在了大学的毕业照上。在那之前,自那以后,我的发色都没有那样黄过。

因为实在是一个难看的造型,难看到我如今拿出毕业照,都要仔细看半天,才能找到自己。毕业照里的我看起来陌生而浮躁,一点不是我应该有的样子。

大约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都有那么一两个面貌,是连自己都觉得可憎的。碰巧,我那个出现在对谁来说都挺重要的大学毕业时段,无论是全班排排站的毕业照,还是自己穿着学士服在校园的留念照,那一顶黄色头发,都显得那么刺眼。以至于后来好几年,我都不愿回顾这些照片。

想想现在90后的各种穿越、婚纱、民国毕业照,我就觉得,80后的我们,毕业时也太朴素了。完全没有拿毕业照当个特别重要的事来完成。

拍学士服照片那天,正好也是颁发学位证书的日子。可因为毕业设计、找工作、实习各种事务要忙,大多数同学,那段日子都是忙忙叨叨的,所以,颁发证书的典礼都来去匆匆。大约也因为学校操办得不是那么规范,我对怎么领到的学位证书都毫无记忆。只记得,那段时间我已经住在家里——没去外地上大学也有这么一点便利。后来因为实习,除了修改毕业设计、画图,又常常不到学校。

领学位证书那天也是如此。我在实习单位干完手头的工作,匆忙赶来,一进到礼堂就发现,好几个不同院系的同学簇拥在一起,每个人领证书的用时都很短促。我就那么稀里糊涂地领到了毕业证书,证明我大学学业还算是合格、顺利完成的证书。没有领证感言,没有台上合影,也没有跟校长握手。

证书拿到,我便和三位同宿舍好友一起在系里领了学士服,准备拍照留念。班级合影前些天已经拍过,没有学士服,大家都便装出镜,算是大学四年留下人员最整齐的合影。所以穿学士服的照片,只出现在了自己和好友一起拍的校园留念合影里。我们选定的地点是学校图书馆前的日晷旁,每人手拿学位证书拍个单人照,四个姑娘在一起拍几张合影。我顶着黄头发,戴着一副红色眼镜,在黑色学士帽和学士袍的蓝领子、红领带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晃眼,比夏日正午的阳光还要晃眼。

那天晚上,班里吃了散伙饭。同一张桌子上,有从前的男友,也有当时的男友。前男友和我已有两年不说话,在任男友还处在地下情阶段也不说话,我就那么惆怅地安静地喝几口啤酒,时不常站起来跟别的同学合个影,跟四年的同窗道别。那天的照片里,我的黄头发配上因为喝了啤酒而通红的脸颊,眼神迷离,有一种颓丧的小太妹风格。

大学时光,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结束了。如今,当年的同窗天南海北,前男友也好后来的男友也罢,也不再联络。唯一留下的除了三位同宿舍闺蜜的友情,便只有几张不同情境的毕业照上,我披着黄头发的模样。

欢迎加入"99街"微信报料,微信公众号:nmg_99jee

新闻热线:0471-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持有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

电话:0471-6635129 | E-mail:northnews@126.com

  • 在校教师还可以将学生考试信息向培训机构泄露?
  • 内蒙古20个村落入选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
  •  普降瑞雪 今年呼市可能迎来的是假春天!
  • 青城公园写给市民朋友的一封信